了解情绪勒索


  • 2020-06-16

什幺叫做「持枪勒索」?拿一把枪抵着你,让你害怕,然后你就会乖乖地把钱交出来。什幺叫做「情绪勒索」?例如父母抱怨「子女都不孝顺」,于是子女产生罪恶感,不得不牺牲家庭、工作,专心照顾父母。又比如说,脾气起伏剧烈的恐怖情人平时温言软语,一旦稍有违逆就大发脾气,让人不得不委屈自己顺对方的意。

了解情绪勒索

也就是说:他用他的情绪、言语、行为影响我,让我产生罪恶感、焦虑或害怕等等各种不舒服的情绪,于是我只好乖乖地照着他的话去做。这叫做情绪勒索。

想要理解、解决情绪勒索,我们就必须把问题拆成一个个阶段去仔细检视。对方有着怎样的情绪?透过怎样的言语行为来「勒索」我们?我们产生了怎样的情绪?我们要如何才能不再「被勒索」?

《情绪勒索》就是在回答这些问题的一本书。这本书不算厚,也没什幺深奥的道理或者是艰涩的学术用语;也正因为如此,读者可以轻鬆地阅读,进而理解情绪勒索的本质与应对之道。当然,换个暗黑角度来读这本书的话,我们似乎可以说,从这本书上,我们可以学会「如何勒索他人」。

从觉察开始

觉察自己的情绪。事情永远是从这一步开始的。

当我们遇到了一个恐怖情人。平常甜言蜜语的他三不‪五时就变脸大发雷霆,要你乖乖听话不然就打死你,于是你不得不照做。你当然觉得不开心。

所谓的不开心,是因为「害怕」、「无助」,还是因为罪恶感?我们必须釐清自己的感受,就算三者兼而有之,总也有主要次要之分;再退一步说,就算分不清楚主因次因,至少我们可以一一审视,逐一釐清。

因为害怕?到底多害怕?他的威胁很疯狂,实际上成真的机会多大?我们能不能找到方法防止危险的发生?

因为无力感?所谓的无力感,到底是「心灵上的无力感」?还是法律知识上的无力感?所谓「找不到方法」,是真的无法可解,还是其实寻找专业人士就可以找到方法解决问题?

因为罪恶感?你说离不开是因为爱,那你到底有多爱他?他到底有多爱你?为什幺离开此人会让你有这幺深的罪恶感?

更重要的核心问题是:这些「害怕」、「无力感」、「罪恶感」的感受到底如何形成、以至于影响如此之大,让你不得不乖乖就範?

事实是:我们不清楚自己如何受到他人情绪的操控,也不清楚自己的理智如何受到情绪所操控。因此我们时常居于「被勒索」的处境而不自知,也时常踩在一个「加害者」的立场而不自觉。首先必须觉察情绪,才可能进一步理解情绪勒索。

情绪勒索

了解情绪勒索

情绪勒索通常以怎样的形式出现?形成一个怎样的循环?答案是:他要求你,你抵抗他,他于是对你施压、进而对你威胁,你只好顺从;然后,下次旧事重演。

这个循环为什幺这幺有威力?足以让被害者动弹不得?因为涉及了三个核心要素:「自我价值感」、「罪恶感」与「安全感」。

简单的说,是这样子的:

贬低你的价值:比如说「你这个白癡」、「你这个烂女人」、「你这个死菜鸟」。

引发你的罪恶感:比如说「你这个不孝子,我会这样都是你害的」、「如果不是为了赚钱养家,我会去赌博试手气吗」、「我是想说给你机会,才多给你一些工作让你磨练磨练,你却不知好歹」。

剥夺你的安全感:比如说「下次你再这样,我就打断你的狗腿」、「你敢离开我,我就告诉全天下你有多下贱多淫蕩,看还有没有男人敢要你」、「你如果不乖乖听话,我就放风声给整个业界,让你离职后混不下去」。

这当然不是沟通、更不是说服,而是勒索!

所谓「沟通」,是「我尽量清楚地表达我的想法,说不定你听完之后会同意我的想法」。所谓「说服」,是「我尽量站在你的立场,说你听得进去的话,最后让你同意我的想法」。至于所谓的情绪勒索,虽然在不同情境内,台词会有更动,但是核心精神都一样:「我才不管你的感受是什幺」、「总之我不爽,所以不管你爽不爽,你都要让我爽」。当然,勒索者并不会这样理解自己的言语或行为;对勒索者而言,他其实「都是为你好」。

这幺说起来,所谓的勒索者实在是很可恶了。但是别急着骂他;骂他之前,我们可以试着了解他。

了解勒索者

因为他们不擅长处理自己的情绪。当某件事情让他产生焦虑的时候,勒索者没有能力或意愿去面对、分析、处理焦虑,于是急着把问题丢给倒霉的被勒索者。在此同时,人们习惯不自觉地合理化自己的行为,于是他真心诚意地觉得自己「都是为了对方好」。

是的,「勒索者有无法处理的焦虑」,而且「勒索者真的相信自己是为了对方好」。在这种情形下,如果被勒索者拒绝了勒索,本来就不擅长处理情绪的勒索者往往会勃然大怒!

更简化一点的说,就是:不擅长处理自己情绪的人,常常一不小心,就在不知不觉中,变成了情绪勒索者。

「大多数的情绪勒索者,他们内心的不安与焦虑,其实并不比我们少,只是,或许他们过去学到的,是必须用『情绪勒索』这样的方式,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,才能给自己安全感、安抚自己的焦虑」(p.80)。

被勒索者与自我价值感

了解情绪勒索

那幺,怎样的人容易成为被勒索的人呢?答案是:习惯当个好人的人、习惯怀疑自己的人、太在乎别人感受的人、很在乎他人肯定的人。还有一种所谓「太孝顺的人」,则是同时符合这四种分类。这四种人有一个共同的特质,叫做「自我价值感低落」。

什幺是「自我价值感」?「自我价值感高」并非我们想像中的「自我感觉良好」或「觉得自己很棒」,而是「我就是我,我不需要去证明什幺」。

假如有个人是高帅富,而且个性温和体贴、财富与智慧兼具,完全就是人生胜利组,他也因此很有自信,那幺,他的「自我价值感」是高的吗?答案是「未必」。身高、容貌、个性都是一种「尺」,而高、帅、富、个性温和刚好都是「测量后大家会羡慕的那种尺寸」。

这种人或许很有自信,但并不表示「自我价值感高」,有时候他们甚至于更不快乐。为什幺?因为「一山还有一山高」、「一尺还有一尺长」。如果「自我价值感不够」的话,越厉害的人越想要挑战自我,越容易拥抱完美主义;因为挑战难度一次比一次高,于是越容易失败,反而更容易自我怀疑,因为失去外在肯定而感到痛苦。

而所谓「自我价值感高」的人,不会拼命拿各种尺去测量自己,更不会因为「量起来不够理想」而觉得不开心。这样的人当然不会委屈自己去当个滥好人,不会轻易怀疑自己不够好,当然也不会过度在乎他人感受或是渴求他人肯定。

换句话说,「自我价值感高」的人少有破绽,情绪勒索者那些「贬低你的价值」、「製造你的罪恶感」、「剥夺你的安全感」伎俩在这种人身上根本无法发挥,这种人自然也就不容易沦为「被勒索者」。

顺便一提,威权所颂扬的「四维八德」,就是一把把不准人提出质疑、难以撼动、逼得人喘不过气、「礼教吃人」的尺;如果不符合它的标準,这个社会就把各种标籤牢牢地贴在我们身上,一辈子都撕不掉。看看中国的二十四孝,充满着「卖身葬父」、「卧冰求鲤」之类让现代人瞠目结舌的愚孝,就是例证。

我们当然不可能完全做到「不要拿尺量自己」这种地步。更常见的情况是:我们总是过度地给自己在各分面打分数,而忽略了「自我价值感」的重要性。

结论是:觉察自己、才可能了解自己,然后才可能接纳自己,然后才可能「自我价值感」良好。这样的人才能拉出一条「情绪界线」,不轻易替他人情绪负责而沦为被勒索者;同时也为自己的情绪负责,才不会不知不觉中成为勒索者。


上一篇:
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