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文韩文越南文的汉字化


  • 2020-07-14

日文韩文越南文的汉字化
这种翻译基本是一一对应,适合电脑翻译。我不把它称为语言的翻译,而称为文字的翻译,因为这个过程就是一个去拼音化的操作,把这些文字的拼音化成分恢复为汉字表意形式。为什幺我会有这种想法呢?我以前学过一些日文,当时的日语水平连日本小学二年级的文章都很难读懂,因为片假名拼音成分太多。但是,藉助字典看一些日文专利资料和学术文章并不太难,原因是为了表达严谨,这些日语学术文章汉字化程度很高,只要把一些语法助词和外来语搞懂了,就能看懂这些文章。日语的名词、形容词等大多数有对应的汉字,只是语法助词用片假名。但是,这些语法助词是有相应汉字表达的。如日语「……は……です」可以译为「……者……也」。即把は对应为汉字「者」,把です对应于汉字「也」。「……者……也」虽然不是现代汉语,但是对中国人来说读懂并不难。日语语法用一个后缀语法助词规定日语的词性和短句的功能,这种表达古汉语常用。如「郁郁乎」的「乎」表明「郁郁」是形容词。「有亭翼然」的「然」表明「翼」是状语副词。日语许多词都是可以汉字化的,其中没有汉字化的词,只要规範地将其汉字化,那幺百度就能够轻而易举地将所有日韩网页汉字化。如韩国首都就不应该拼音化为「首尔」,而应该汉字化为「汉城」。当然,官方汉语中依然要称韩国首都为首尔,但我们必需了解汉字表达的韩文中「汉城」就是首都的意思,正如日文中「腹立」不是趴着的意思而是生气的意思。
中国人初读汉字化后的外文可能会有困难,因为这样汉字化的文字可能与唐代的中国古汉语相当。不过这不要紧,中国人读唐诗宋词元曲明小说,都与现代汉语有差异,但是,要把三国水浒都翻成现代普通话读起来反而不自在。
只要网络汉字化,网民自然会自我教育自我学习习惯这些汉字化的外文。圣经中有个巴比塔的故事,说的是人们盖一个塔,越盖越高,上帝看到很不高兴。照这样下去,人类就越来越聪明,最后就会只依靠自己不依靠上帝了。于是,上帝让人类讲不同的语言,是人类四分五裂,无法团结在一起。Seoul不汉字化为「汉城」而拼音化为「首尔」就是製造亚洲区域文化的分裂隔阂,破坏亚洲文化的和谐。所谓「国际标準」翻译方法完全是借口,为什幺America不是音译为阿麦粒假而译为美国?外文翻译为中文,就应该按照中文表意的特点,汉字化来表达,而不是按照西方拼音习惯,一味音译。
物理学中entropy译为「熵」就是很好的汉字翻译,laser译为「激光」就比「雷射」更加準确地表达了这个物理概念。汉城旁边的河就是汉水,译成首尔完全脱离地理概念和历史概念,所以Seoul翻译成「首尔」不如翻译成「汉城」準确。拼音化翻译,就是重导巴比塔事件,不是旨在人类喜欢沟通而是旨在破坏人类和谐。我认识的韩国人,他们的名字都有汉字表达,音译反而见外了。日本首相和韩国总统的名字就是汉字化译过来的,从来没有按照所谓「国际翻译惯例」音译过来。今天,人类依然面临着如巴比塔这样的上帝给人类的难题。由于语言不同,民族和国家相互不了解,结果世界战争不断,冲突不断。
语言学家发明了世界语,希望能够统一人类的语言,但是,世界语根本无法推广。在全球化的今天,人类面临着共同的环境问题和许多全球性问题,但是,由于语言文化的差异,解决这些问题的前景非常渺茫,以至亨廷顿提出文明冲突的理论。汉族为什幺成为人口最为众多的民族?是什幺使得中国有独一无二的两千年大一统不间断的文明?这不得不归功于秦始皇统一文字。对,语言或许难以统一,但是,文字有可能统一。不统一语言但统一文字,就得摈弃拼音文字。
秦始皇统一文字两千年,普通话与粤语、上海话、闽南话等方言至今无法口头沟通,但是文字是一样的,所有海峡两岸都是中国人。中国应该重开秦始皇统一文字的伟业,禁止西方人类学家和传教士到中国为少数民族製造拼音文字,儘快以汉字统一少数民族文字。不如此,中国就是下一个巴比塔,中国就会四分五裂。如果网络能够为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汉字化,必然能够大大提高少数民族的网络资讯能力,对少数民族地区顺应全球化经济发展意义非凡。汉字无法统一人类文字,但是,汉字化对整合东亚和东南亚区域经济绝对有益无害。这样可以降低区域文化冲突,增进区域和平与安全稳定。
汉字化翻译日本互联网资源,非常有好处,让国人随时了解日本民情舆情。把韩国越南的网上谘询也汉字化,促进东亚经济一体化。中国周边国家语言的汉字化是去意识形态的技术性扩展儒家文化圈。​


上一篇:

下一篇: